杭州一女子网上订演唱会:商家坐地起价无奈只能选择黄牛党

  近日杭州的延女士打算去喜欢的歌星演唱会,便在网络上搜寻优惠劵,在一家评价不错的店家后下单800元购买两张演唱内场的门票,在询问了可以进场后,商家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可是到了现场之后没办法顺利进场,还需要补200才能进场,这让她很很无语。

  延女士订的演唱会门票是张杰疫情过后的首场演唱会,原本在别的售票APP是需要980的费用,可是在她搜索之下找到了这家叫金英票务的商家。

  可以看到这个价格是十分优惠的,商家也承诺到时候是可以出票的,在延女士到了演出会之后,却收到了商家的店家:“已经没有延女士她们俩订的票了”

  听到这个话语,延女士直接对商家进行询问,“可以加100块钱买一个内场的二等票”临时加钱的行为让延女士感觉被坑了,拒绝了商家的坐地起价。

  延女士到了现场之后便开始联系商家,这时候的商家表示已经没票了,就算是延女士表示可以加钱也不行。

  商家回复延女士:“把钱退给你,你现场买票吧”这个行为让她觉得很无语,这个时候演唱会已经开始了,现场的黄牛党直接要加200才能进,相当于延女士花费1000元才得了一张门票。

  做生意讲究的是诚信,延女士在下单之前已经问了商家是否可以出票,没想到信誉不错的商家会在出票前涨价,延女士直接选择投诉商家。

  延女士在事后对这家售票商家进行投诉,对于商家后来表示自己的票也是提前一天拿到的说法并不赞成,换做是任何人也不会接受坐地起价的行为。

  延女士按照平台的投诉要求上传跟商家的聊天记录,经过平台的判定赔付女子100元的价格,是按照女子的购买价格10%进行赔付,这是这个金额太少了,她对此并不满意。

  事实上延女士在现场买票仅仅得到一张380元的讲台门票,而且进去已经开场了,直接损失了620元的差价,贪小便宜的心理让她得到了很不好的体验。

  在平台的判定上也存在的漏洞,由于延女士购买的属于票务类目,应当按照购买金额的百分之三十去赔付。

  延女士认为自己的损失完全是商家的变动带来的,由于商家因为个人原因取消订单后仅仅赔付了100元,自己却承担了620元的损失,所以便再次对平台提出质疑。

  其实从后台详细说明可以看到相关类目是可以赔付百分之三十的金额,延女士购买的票务正在其中,随后平台小二回复道,由于赔付的金额已经到账,这次的交易已经完成了售后,对延女士提出的疑问表示遗憾。

  特殊商品按照百分之三十的金额赔付,延女士认为商家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赔付480元才是,直到最后延女士仍然没有收到更好的回复。

  在线上的出票商家鱼目混珠,完全可以认为商家就是以此来获利,800元一张的费用到了开场的时候再收费100元,属实是可恶。

  延女士被商家的便宜坑了一把,最后只能用1000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张原价380元的门票,给后来消费此类虚拟产品也留了一个心眼。

  回到平台的赔付规则来说,我相信很多人都需要纠纷,申请赔付的时候这个规则十分重要,一般来说只赔付商品金额的百分之十,对于受了骗的客户来说,体验感是不够的。

  无奸不商成了现在很多人做店铺的原则,用较低的价格来吸引顾客的注意,以一锤子买卖用主要手段,可是这样的手段往往都抓住顾客的心理,需要谨慎才是。

  不管是商家还是平台,保证顾客的售后体验是第一要则,以套路来得人心,最终也会被市场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