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牌中的艺人经纪行业:主流公司运营模式起底

  艺人经纪行业正面临重新洗牌的局面,经纪行业市场逐步分化,形成不同的商业模式。未来,艺人经纪或将走拉长产业链条、垂直细分的路线。

  最近,真人秀《我和我的经纪人》、电视剧《夜空中最闪亮的星》,使艺人经纪人的工作受到很多关注,“经纪人热”倏然而至。

  从数据对比来看,有几家公司如开心麻花、欢瑞世纪连续两年来一直维持高收入,这得益于两家公司生产出了受欢迎的影视作品,以及旗下艺人超强的吸金能力。如欢瑞世纪2018年上半年的收入,《锦衣之上》和《抓紧时间爱》两部电视剧占了一大部分,其次就是几位一线艺人经纪收入。

  而在2017年收入排名前两位的天娱传媒和嘉行传媒,在2018年则表现平平。原因在于2018年并没有出现现象级作品。

  近期因“经纪人”名声大噪的壹心娱乐、《知否》赵丽颖所在的和颂世纪以及“苏大强”倪大红所在的东申未来,都位居经纪公司市场前列。纵观两年来艺人经纪行业走势,好的作品不仅可以成就演员,也可以成就其所在的经纪公司,内容为王始终是娱乐行业的王道。

  在艺人纷纷出走成立明星工作室,BAT带资强势入驻经纪行业情况下,传统经纪公司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变局,经纪行业市场逐步分化,形成不同的商业模式。

  这是最传统的艺人经纪公司经营模式。公司招募有发展潜力的艺人,与艺人签订长周期、全约协议,以工业化经纪模式为艺人提供从包装定位、宣传、造型、商务代言、贴身助理等全方位服务,将艺人打造成具有影响力、号召力的一线明星。

  近年来,传统经纪公司纷纷扩大业务范围,开始投资、制作和发行影视作品,并通过作品培养艺人,在取得票房或收视率的同时,提高艺人的知名度,实现艺人经纪和影视制作双增长。国内几大传统经纪公司,如华谊兄弟、嘉行传媒、欢瑞世纪、唐人影视等采用的都是这种经营模式。

  2017年出品的现象级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不仅让杨幂热度不减,还捧红了嘉行旗下的迪丽热巴、高伟光、张彬彬、王骁等10多名艺人,市场知名度的提升带来艺人经济收入的数量和单价上升,嘉行传媒在艺人经济上的收入同比增长43.43%,全年实现营业收入47788万元,超过部分A股公司,嘉行由此获得2017年中国新三板年度盛典“最佳资本运作奖”。

  2015-2017年,嘉行传媒艺人经纪业务也保持在75%左右的毛利水平。杨幂、迪丽热巴等一线明星吸金能力惊人。杨幂2017年新增MK全球大使、伯爵POSSESSION系列推广大使、雅诗兰黛亚太地区代言人等12个重量级代言;迪丽热巴在一年内增加14个代言,不少成长中的艺人也拿到代言,为嘉行创下了7.5亿到11亿的经纪收入。

  起源于韩国的练习生培养模式,是日韩一种挖掘新艺人的方法。娱乐公司根据规划定期在全国范围内选秀,根据新人的自身条件、艺术天赋和个人偏好,对其未来发展路径进行全面规划,进行歌唱、舞蹈、表演全方位培养,培训时间少则几个月,多则七八年,打造成具有人气的偶像团体,通过音乐制作与推广、商业演出、品牌代言、影视表演等形式获得回报。

  乐华娱乐是国内最早进行练习生培养的经纪公司,具有八年“偶像练习生”培养经验, 成功推出UNIQ、宇宙少女、YHboys、乐华七子等团体,2018年,凭借《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更使范丞丞、朱正廷、Justin、吴宣仪、孟美岐等旗下艺人一举成名,为乐华娱乐带来了不少的商业收益。

  然而这一模式在中国尚处于试验阶段,乐华透露,培养一个男团要花费4000-5000万,但收益却不可预测。

  以吴宣仪、孟美岐为例,《创造101》出道成团后,乐华即面临着与腾讯的经纪纷争,业务开展也受到很大影响。而乐华娱乐从新三板摘牌前的最后一次公开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乐华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7967.52万元、1873.35万元,相比2016年同期下降71.18%、66.55%,乐华冲击A股IPO之路困难重重。

  对标日本AKB48G,以艺人经纪公司为主导,打造偶像团体,让粉丝关注偶像的完整成长体系,并时刻感受到新鲜感。

  经纪公司有三大核心制度,一是剧场公演,几乎每日演出,打造平价偶像,让消费者重复消费,养成死忠粉丝群体;二是举行不定期高频率全国握手会,打造“可以见面的偶像”,强化粉丝粘性;三是总选举制度,投票决定单曲录制阵容及长远发展前景,催活粉丝经济。并通过专辑、综艺、影视、游戏、漫画、衍生品的全线经营,实现盈利。

  国内养成类经纪的典型代表之一是时代峰俊,以TFBOYS为核心偶像,组成TF家族,在全国范围内招募团员,并成立粉丝俱乐部,打造“会员制”粉丝经济盈利链,包括粉丝俱乐部年费、演唱会VIP购票制、数字付费单曲、周边衍生品等,并通过社交平台、双微官号、PGC、UGC内容激活粉丝文化,积累人气。

  丝芭文化则以女团经营为主,推出SNH48、BEJ48、GNZ48、SHY48、CKG48等,打造非艺人中心团体品牌,以300+成员的数量取胜,全面发挥头部艺人和小艺人长尾变现能力,通过线上商城丝瓜会员机制、见面会、投票劵捆绑专辑销售、艺人形象授权游戏化获取版权金、分成金。

  然而成立以来,SNH48不断重组,2019年1月,SHY48 TEAM SIII、CK48 TEAM C等五支队伍被解散,人数也缩减到了214人,在偶像市场竞争激烈的情况下,丝芭文化生存环境恶劣,开始考虑由线下向线上转型,实现“完全基于互联网的偶像养成运营模式”。

  在泛娱乐背景下,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大佬除了入股传统经纪公司外,纷纷成立自己的经纪公司,通过泛娱乐平台挖掘新人,利用自身在多领域IP资源储备方面得天独厚的优势,为艺人提供多维跨界运营的平台,借助优势IP,开发网大、网剧、网综、院线电影,通过强势渠道保障丰厚资源的出口,长远布局,打通文娱生态,并不着眼于短期盈利。

  阿里巴巴旗下的经纪公司酷漾娱乐,2018年启动新人选拔项目,在全国50多个城市和全国艺术院校在读学生中选出优秀新人,对他们进行专业化培训,借助阿里大数据,定制化地培养不同类型艺人,再根据客户需求,制定完整的合作方案,形成阿里体系内合作链条闭环。

  比如,艺人与美妆品牌的合作,结合飞猪的旅游达人广告计划,安排艺人带着合作品牌的产品成为飞猪的旅游达人。或者与电商店铺合作,直接开发艺人的带货能力,酷漾再根据效果转化进行收费,这都是艺人变现的常态化方式。

  随着娱乐在垂直领域不断细分,艺人经纪公司越来越多元化,出现了直播领域经纪公司,如娱加娱乐、泛娱乐互联网产品供应商星享网络、跨次元艺人经纪公司次元文化等。

  娱加娱乐以娱乐直播营销为主,通过素人招募,培养网络主播,并通过网剧、网大、商业代言等形式,将优质主播培养成网络明星。

  2016年旗下艺人毕加索主演的网剧《毕须说》在爱奇艺上线年获IDG天使轮融资,2016年获得B轮融资,随着公司业务发展,娱加娱乐的收入结构由过去靠直播打赏为主,向广告、商演、网红电商的方向转变。

  星享网络通过与艺人的深度合作,依托互联网产品,为粉丝提供包括偶像社区、偶像定制游戏、偶像应援、偶像周边等一系列产品服务。如针对黄子韬粉丝,近期上线《小韬咪萌犬屋》养成类手游,在星享网络自家出品的粉丝垂直社区——“黄子韬APP”发售,受到粉丝疯狂追捧,1万付费测试名额3天内全部告罄,次日留存高达80%,月留存高出行业平均5倍。

  次元文化则着力于包培养经营跨次元艺人,旗下汇集了众多二次元知名COSER,通过线下漫展、品牌合作、商务推广、艺人周边等业务,吸引了大量二次元粉丝,并与诸多知名动漫、游戏、小说等IP进行合作,为各种游戏动漫如《阴阳师》《幻城》等制作Cosplay、同人音乐、插画。

  并进一步将业务拓展到制作影视剧、成立立体偶像男团“COSMOS”、制作二次元歌曲、cosplay、宅舞表演等,发展势头迅猛。

  2018年以来,艺人限酬、税收整改等政策的出台,以及IPO、并购等资产证券化,对艺人经纪业务的影响很大,单纯依靠超一线明星创造高额利润的传统生态逐渐被打破,艺人经纪行业目前正面临重新洗牌的局面。

  未来,艺人经纪很有可能会走两极分化的路线,一是拉长产业链条,进一步强化多元混业经营,打造文娱生态闭环,从新人选拔、培养、宣传、造星到商演获利,提供全方位精准化培养服务,营造文娱圈航母。

  二是走垂直细分路线,针对娱乐领域长尾市场,提供专业运营和特色服务,娱加娱乐、次元文化等经纪公司是这一领域的先行者,随着科技的发展,新兴业态的不断出现,消费者需求越来越多元化个性化,这一市场将进一步分化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