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能源危机敲响警钟中国能源对外依存度须关注

  能源在今天仍被认为是关系国家经济繁荣、国家安全和民生保障的核心要素之一。4月22日,欧盟发布了一份最新的指导文件,可能将同意使用卢布向俄罗斯支付购买天然气的费用。值得注意的是,欧盟方面此前一直对用卢布购气予以拒绝,认为这将违反制裁规定。

  在对俄制裁中涉及能源部分,欧盟一直左右摇摆。3月8日欧盟委员会公布了一项计划,计划在今年将俄罗斯天然气进口量削减三分之二,并在“2030年前”结束对俄罗斯天然气供应的依赖。

  自欧盟“2030计划”之后,经历一个月的“审时度势”、“争吵”是否对俄罗斯的制裁扩展到能源领域,4月7日欧盟各国终于达成一致意见。然而,欧盟瞄准的既不是石油,也不是天然气,而是煤炭。显然,欧盟无法“割舍”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4月11日,欧盟成员国外长在卢森堡召开会议,就对俄能源禁运展开进一步磋商,但并未就对俄石油禁运达成一致。

  不得不说,欧洲对俄油气的无法“割舍”,说明了能源的饭碗必须端在自己手里!

  我国的原油进口主要来自中东地区。2020年,我国共从49个国家进口原油,其中近一半(47.1%)来自中东。

  从国家来看,2020年我国原油进口中高达58%的石油进口集中于5个国家:沙特、俄罗斯、伊拉克、安哥拉和巴西。

  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我国的原油消费及进口量也快速增长。从2001年起,中国的原油进口量连涨20年。更是在2017年以全年原油进口量4.2亿吨,一举超过美国的3.95亿吨,首次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

  我国天然气进口同样快速增长。中国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我国天然气进口总额同比增长19.9%,其中管道气同比增长22%以上,液化天然气同比增长18%以上。

  我国天然气的进口来源中,2020年我国液化天然气进口国24个,澳大利亚为最主要的进口国,占比达46%,其次为卡塔尔、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俄罗斯、美国。以上6个国家占所有进口量的85%。进口管道气主要来源为土库曼斯坦,占比高达60%,其次为哈萨克斯坦、缅甸、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

  高达依赖能源进口,必然影响能源安全。根据全球能源研究所第6版《国际能源安全风险指数》,中国在该排名中第8位。而美国的能源安全风险指数最低,成为能源安全情况最好的国家。

  值得注意的是,与第四版的《国际能源安全风险指数》相比,中国的排名前进了8位。不过,2021年的数据显示,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仍超70%,天然气对外依存度高达46%。

  我国近一半石油进口来自中东地区。而中东地区的原油出口又主要依赖于霍尔木兹海峡。该海峡作为全球最为重要的水上航道之一,将中东丰富的石油资源与全球需求市场连接起来,承担着全球海上石油交易总量的三分之一。

  然而,中东不仅是是“世界油桶”,也是“火药桶”。一旦中东地区发生地缘冲突,该地区的石油天然气出口则受到冲击。因此,对于中国来说,不仅进口来源需要多元化,进口通道同样需要多元化。

  在进口来源多元化方面,2018年中国从45个国家进口原油。到2020年,我国的原油进口来源国达49个,增加的新面孔分别是圭亚那、韩国、土库曼斯坦和巴布亚新几内亚。

  中国也正在加强与非洲的能源合作。非洲占中国石油和天然气进口总量的25%以上,是仅次于中东的中国第二大石油和天然气供应地。

  在油气进口路线上,中国并不押注于霍尔木兹海峡,寻求开辟新的路线年,我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不仅带来的越来越多的石油和天然气项目,更带来更有效的通往国内外石油贸易路线年,从缅甸皎漂港出发入境中国云南的中缅天然气管道全线年,从皎漂港东南方的小岛马德岛入境云南的中缅原油管道全线投产,让中国石油进口有了马六甲海峡之外的选择。

  “一带一路”旗舰项目“中巴经济走廊”,起点在中国新疆喀什,终点在霍尔木兹海峡附近的巴基斯坦瓜达尔港(Gwadar),是一条包括公路、铁路、油气管道等在内的贸易走廊。目前中方拥有瓜达尔港口及自由区运营权,年限为40年。这也使我国油气进口路线多样化。

  此外,中俄油气合作方面,2011年,中俄原油管道正式投入运行,开启了中俄之间通过管道输送原油的历史;2018年1月,中俄原油管道二线工程正式投产,俄罗斯每年可通过管道向中方输油3000万吨。中俄原油管道是中国四大能源战略通道之一,也是中国陆上原油进口量最大的通道,对实现我们进口来源多元化和能源安全起着重要的作用。

  除了中俄原油管道外,还有中哈原油管道等其他陆路管道,将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中亚地区国家的资源输往中国。

  欧盟当下所面临的能源窘迫情况,一大主要因素在于欧盟本土能源产量的持续下滑,直接造成了其能源对外依存度的大幅提高。BP、壳牌、道达尔国际石油巨头尽管都是欧洲企业,但其主要油气投资都在非洲、中东等欧洲之外的区域。在缺少上游投资的情况下,欧洲的本土产量下滑就不可避免。

  引以为鉴,要解决能源供应问题,就必须把“能源的饭碗端在自己手里”。2019年国家能源局实施了油气行业增储上产的“七年行动计划”。基于此“三桶油”也相继制定发布了各自的“七年行动计划”,加大勘探开发力度,推进增储上产。

  随着“七年行动计划”的逐步推进,我国原油产量得以提升。2019年我国原油产量达到1.91亿吨,同比增长1.2%,原油产量连年下跌趋势得以扭转。2020年达到1.95亿吨,到2021年我国原油产量达1.99亿吨。根据今年3月底国家能源局发布的《2022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提出2022年我国“原油产量2亿吨左右,天然气产量2140亿立方米左右”的产量目标。

  针对深挖潜,国家能源局选择渤海湾、四川、新疆、鄂尔多斯作为“四大油气上产基地”,且近几年这四大基地勘探增储成果不凡。

  当然,深水油气开发涉及诸多复杂先进的技术,在一些核心技术上我国面临着“卡脖子”情况。俄乌冲突之下,三大油服巨头和几大石油巨头先后切割与俄罗斯的关系,这一举动再次说明,只有牢牢掌握核心技术,才能避免受制于人,才能更好地把能源饭碗端在自己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