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对外贸易总局旧址

  146.5平方米。在此办公和居住的有局长钱之光、副局长刘炳奎、江阿明以及各部门的负责同志和部分工作人员。1934年10月,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后,反动派在对中央苏区进行残酷的军事“围剿”的同时,加紧了对中央苏区的经济封锁。企图断绝苏区和白区的商品交换,给苏区造成严重的生存危机,妄图将新生的赤色中国扼杀在襁褓之中。

  为了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保障苏区军民的生活和经济利益,同时加强苏区内经济建设的领导与管理,1933年2月,中央人民委员会召开第36次常务会议,讨论苏区的财政经济工作,决定呈请中央执行委员会批准设立国民经济部。同年4月,中央执行委员会决定增设国民经济人民委员部,下设包括对外贸易处在内的多个机构,不久对外贸易处更名为对外贸易局,管理苏区对外贸易事宜,设法打,保证苏区境内的生产品与境外的商品,得有经常的交换,消灭农业生产品与工业生产品价格的剪刀差现象。因而,苏区的对外贸易,就是苏区对白区的商品交换关系。

  中央对外贸易局设于瑞金城南南门岗临绵江的一座两层楼房内。绵江是赣江支流贡江的源头,顺流而下可通会昌而达赣州,利于货物运输。钱之光为首任局长,江亚民为副局长。初时,中央对外贸易局内设会计、总务、保管、采购、运输等五个科,根据苏区外贸发展需要,先后设立赣县江口、会昌乱石、闽西汀州、吉安值夏等四个直属分局,有员工三十多人。后来,业务扩大,分局增至六个,另有采办处十个,员工增至七八十人。加上各省、县设立的对外贸易局,遂形成强有力的对外贸易网络,中央对外贸易局随之称中央对外贸易总局。

  一是通过政策引导、典型引路、大会动员等途径,大力发展苏区生产,繁荣经济,为对外贸易的发展提供物质支持。1933年夏秋之间,临时中央政府先后召开中央苏区春耕生产运动赠旗大会,南部17县经济建设大会和北部11县经济建设大会,在中央苏区掀起了经济建设高潮。

  二是部署各地做好开展对外贸易的基础工作。要求中央苏区各县须在1933年9月10日前调查统计好本地可供出口的商品数量及价格,上报中央国民经济部;中央国民经济部应按各地货物出口情况,于9月底前择地建立10个商品采办处;每县须选出有经商经验、交际能力和管理能力的同志10名,于8月31日前送中央国民经济部训练,结业后分配到各采办处工作。

  三是通过发行国债,为对外贸易筹集资金。在1933年秋发行的300万元经济建设公债中,拿出200万元供给合作社、粮食调剂局、对外贸易局做本钱,其中大部分用于发展出入口贸易。

  四是设立关税处,制定关税税则,保障对外贸易。为了方便苏区对外贸易的开展,同时增加税收,充裕财政,中央苏区共设立茅店、筠门岭等17个关税处,它们除了办理出口货物的查验、纳税手续外,还组织采办队,深入白区采购盐、布等苏区紧缺的物资,有效控制了物资的进出口。

  五是成立中华钨矿公司,发展钨砂生产及出口,换回等值民用工业品。1931年至1934年的四年间,中央苏区共生产钨砂4193吨(其中公营铁山垅钨矿生产1901吨)。这些钨砂都卖给了陈济棠在广东的垄断企业和蔡廷锴的第十九路军。

  六是改善交通条件,保障外贸运输畅通。中央苏区地处山区,货物运输主要靠水运,其次是肩挑。为便利外贸运输(当然还有群众生活、红军行动等),临时中央政府及各地苏维埃政府广泛动员群众修桥筑路、整治河道、打造船只,大大改善了苏区的交通条件,方便了货物的进出口。1933年11月12日,中央人民委员会第18号训令发布修路计划,动员群众修筑22条干路及各县区分支路。在22条干路中,瑞金通往邻省、县的干线条,包括瑞金经古城、汀州到新泉,瑞金经武阳、会昌到筠门岭,瑞金经西江、于都到江口、茅店等关税处的干线公路。同年,根据临时中央政府的指示,中央及沿河两岸各地成立了修理河道委员会,专事河道整治。这一年,中央苏区新造的300条木船也全部完工下水。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的上述政策与举措,为中央对外贸易总局做好本职工作,发展苏区外贸事业,创造了良好环境和条件。中央对外贸易总局的同志们发扬忠于革命、艰苦创业、不怕牺牲、敢于胜利的精神,既扎实又灵活地做好各项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绩。

  首先,通过举办训练班,培训了一批革命觉悟高、工作责任心强、能熟练运用党和苏维埃政府相关政策法规及业务技能的外贸业骨干,建立了一支强有力的外贸工作队伍。曾在中央粮食调剂局任采办科长的姚名琨,在中央国民经济部接受对外贸易工作训练后,和其他四名一同受训的兴国同志一起组建江口分局,姚名琨担任了分局长。江口分局后来成了中央苏区外贸战线的一面旗帜。

  其次,发动各分局大力宣传党和苏维埃政府的贸易政策、关税政策、金融法规等。调动各种积极因素,主动开辟通商渠道,打开外贸局面。

  江口分局地处赣县上游,离重兵驻守的赣州30公里。分局成立之初,门庭冷落,业务毫无进展。姚名琨和采办员李楷玉来到江口和赣州之间的茅店作调查,了解到原来白区商人不了解苏维埃的对外贸易政策,怕红军没收他们的资本,怕说成是探子关起来坐牢。据此,江口分局在江口苏维埃政府和茅店关税处的帮助下,运用在边界张贴标语等方式,对白区商人开展政策宣传,使白区商人知道苏区对外贸易自由,白区商人只要不违犯苏维埃政府的法律,就可以放心来苏区做生意。半个月后,终于有一些肩挑小商贩来江口分局做生意了。江口分局的同志又以诚实守信的态度对待白区商人,尽量满足他们的合理要求,奖励积极办货并守法的商人,迅速打开了外贸局面。在较长一段时间里,每个圩日都有赣州商人的成百条货船,载着大批的盐和布来到江口圩。加上肩挑小商人,总有几百人来这里做生意。为了取得更多的进口物资,江口分局还秘密派出干部到赣州城内做争取商人的工作,成功在赣州一家大商场设立了组织货源的秘密采购站。

  再次,合理布局,灵活经营。中央对外贸易总局根据各分局所处位置的地理条件、经济联系,规定会昌分局以收购和出口钨砂为主;吉安分局主要承担向吉安、南昌方向采购物资的任务;汀州分局主要承担向厦门、上海方向采购物资的任务;江口分局除承担向赣州、广东方面采购物资,并负责组织运输到苏区的任务外,还要负责把到达江口的苏区出口农产品运往白区。由于布局合理,经营得法,1933年8月至10月三个月,对外贸易总局“以10000元的资本加上2000担谷,做到进出口330000担(谷)左右的商品流通,相对减少了工业品与农业品的剪刀差,开展了赤白区的商业关系,提高了苏维埃贸易的信用”。

  对经营业绩优异的外贸分局如江口分局,临时中央政府的财政部、国民经济部及外贸总局,均给予表扬,还配给警卫队伍,奖给和马匹。

  中央苏区主产粮食,粮食出口每年大约有300万担谷子;盛产钨砂,矿石出口量每年大致为300万担。中央苏区每年需买进食盐价值约900万元,布每年买进价值约600万元。这些生意过去都是商人在做。中央对外贸易总局成立后,迅速掌握了苏区物资进出口的主导权,从而有力地打破了敌人的封锁,活跃了苏区经济,保障了苏区军民的供给。

  在“二苏大会”的报告中,对苏区的外贸工作给予高度评价。他指出:“由于对外贸易局等机关的设立,已经得到初步的成绩”;“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发展苏区的对外贸易,以苏区多余的生产品(谷米、钨砂、木材、烟纸等)与白区的工业品,(食盐、布匹、洋油等)实行交换,是发展国民经济的枢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