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以对联增进中外交流:文明互鉴 文心共赏

  “大观楼长联全文180字,因联律工致,境界高远被誉为‘天下第一长联’,是乾隆年间名士孙髯翁登大观楼所作。”赵嘉鸿讲解道,“其上联描写滇池风光,如同一幅绚丽的锦绣。下联展现云南数千年历史,又似一幅雄浑的泼墨。”

  近日,文学博士、云南传统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赵嘉鸿正忙着筹备节目,中秋节当晚,他将登上中国名楼大观楼,在2022年“花好月圆”中秋文化交流活动走进印度尼西亚上,为中印尼两国网友解读大观楼长联。

  由云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云南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联合主办,中国新闻社云南分社承办的2022年“花好月圆”中秋文化交流活动走进印度尼西亚,将于10日晚在中国云南省昆明市、德宏州和印度尼西亚雅加达两国三地,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举行。

  对联是中华传统文化中独具特色而又富有影响力的文艺瑰宝,在中国传承已逾千年。赵嘉鸿表示,对联包括节令类、名胜类、喜庆类、哀挽类、屋宇类、题赠类等,用途各不相同。在悠久的历史中,对联有着广泛的创作基础,精品迭出,其地位足以与中国的诗、词、曲相提并论。他认为,在传统节日以解读极具代表性的大观楼长联的方式,向国际友人介绍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增进中外文化交流的良机。

  “各个国家都参与了世界文明的构建,有各自独特的、值得珍视的传统文化,以这些传统文化为媒介进行交流,可以促进异质文化之间的互识、互补、互赏,中华文化崇尚‘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秉持‘和而不同’‘美美与共’的和谐理想。”赵嘉鸿称。

  出生于云南大理的赵嘉鸿自幼喜爱文学,先后在云南民族大学和云南大学就读汉语言文学专业、文艺学专业,并取得博士学位。主要从事比较文学、中外文论的研究,对中西文学传统有较深入的认识。他表示,赋、律诗、楹联等,都是中国独有的文类,而流浪汉小说、骑士传奇等又是西方特有的文类。这些不同的文类能够体现不同国家和不同民族的思维方式、文化心理和审美意识。

  赵嘉鸿认为,不同国家进行文化交流时,文化的异质性、异国情调等更易于引起人们的关注和兴趣,增进交流的意愿和动力。面对文化差异时应互相尊重,平等对话,实现文化的互证和互补。同时,在文化交流中也存在共性的追求,比如无论东方或西方都有同情、悲悯、尊严博爱等观念,“在交流中强调人性的共通性和人类共同价值的认同和守望,更容易达成共识。”

  “有一年端午节,我在火车上与一位美国游客分享了中国传统节庆食物粽子。”赵嘉鸿回忆,当美国友人看到粽叶包裹下的糯米、红枣、板栗时,连连惊呼这是“最生态的食物”。在旅途中,两人还饶有兴致地探讨了赵嘉鸿正在阅读的美国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

  “不同人种、国别、民族,对美、大自然、爱和梦想,都有一样的向往和追求。”赵嘉鸿说。

  “孙髯翁已经离世两百多年,但他开创了长联的先河,他所描绘的风物、历史仍然是‘鲜活’的。”赵嘉鸿认为,进入新时代,中国在“昌明国粹”,即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同时,努力做到“融化新知”,敞开胸怀汲取世界上优秀的文明成果。(完)